爱蕾芙

我永远喜欢佣空,社园




第五皮皇玩家日常吐血单排(̿▀̿̿Ĺ̯̿̿▀̿ ̿)̄,

嗯哼,联文的大家辛苦了吖!祝新年快乐w

La☂️vipersie✨:







【佣空】漂洋无效信








*双旦联文




*每一part的作者在各部分文末,请尝试在评论区捕捉!




*书信往来体




*祝大家新年快乐
















      1985年的秋天。




伦敦的天 气还是如同往常一样阴冷, 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都裹紧了自己的外套快步奔波。而今天,今天难得的是个好天气,阳光终于也照耀了不列颠的土地。我不能放弃这个晒晒太阳的好天气,连日的赶稿让我苦不堪言,而灵感对于任何艺术创造者来说都是瞬间而缥缈的,特别是对于一个作家。




我打算在公园里闲逛来寻找我那所谓的“灵感”,乞求着它能够给我一丝希望——直到我看到了她。




那位老妇人独自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沐浴在上帝馈赠的奢侈的阳光之中,她背光而坐,宽大的帽檐让我没办法看清她阴影下的脸。她穿着暖色的大衣,膝上放着一袋面包,正小心地撕下一小块。我下意识地走进了些,新鲜烘焙的面包的香气便萦绕而来——一阵混乱的拍翅声打破了安宁,满目的白色小巧的身影冲上天空留下一片温怒的鸣叫。我只能呆呆地看着那些身影扬长而去,留下我站在原地。




我抬起头,正对上了她的目光。




出于职业原因,我见过无数双眼睛,但这双眼睛是令人永生难忘的。时间的流逝似乎避开了她的双眼,那双棕色的眼睛依然是如此清澈,透着她的坚强却又流露出她的孤寂与悲伤。我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将帽子抓在手上慢慢走到她面前。地上还散落着零星的面包屑,她带着温和的目光注视着我,丝毫没有被打断的怒意。




“抱歉..很抱歉女士,我把您的鸽子都吓跑




“没关系,孩子,坐下吧。




她带着笑容示意我坐在她身边,看得我不由地有些心慌,在我紧张地快要拔腿就跑时她终于移开了目光,注视着膝上的面包,沉默着。我不愿打破这沉默,也不知该做些什么,只能这般有些局促地捏着帽子。




“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孩子。”




灵感,我能够看到它若隐若现的影子--在我面前这位妇人身侧徘徊。她调整着坐姿嘴角带着笑意,我刚开口打算请她讲下去,她却突然回头又看了我一眼深吸了一口气。




依然是职业习惯,我能够看出她有讲下去的想法,自然我也乐意做这个倾听者。




“你的眼睛很像我的一位旧友,他是个很有活力的小伙子... ."




我陪同她在长椅上坐了一下午。她告诉我了一个战争年代的专属的凄美爱情,这也解释了她眼中所蕴含的如此之多的情感。我向她阐明了身份,并表示希望能将他们的故事发表出去。令人意外的是,她沉默了片刻后便欣然答应。此后的一个月里我经常去拜访她,听她讲那些战争年代的故事,她也会给我很多人生的建议,甚至打听我有无未婚妻或者倾心的女孩,看着我紧张地否认她还会咯咯地笑起来




后来我了解到,那位和我长得很像的旧友,叫做奈布萨贝达。我在她的家中看到过很多张与各种战友的合影,但唯独没有这位萨贝达的。但我知道他们彼此相爱,盼望着共同步入婚姻的殿堂.....




每当提到他,她就会不自觉地流露出一种哀痛。直到十一月的一天,她像往常一样邀请我坐下,泡上一杯咖啡,在花园里沐浴着伦敦难得的阳光。我们又聊起了过去,出乎意料地她这次主动提到了奈布萨贝达。甚至从卧室里拿来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里面有一捆厚厚的泛黄的信件。她从铁盒里拿出两张照片,黑白的。一张是一个英俊的年轻人,穿着军装意气风发地对着镜头微笑。第二张是合影,依然是那个年轻人,不过这次他穿着一套礼服,搂着一位身着长裙的年轻姑娘。她指了指那个姑娘轻轻笑着,




“这条裙子我现在还留着呢。”




她坐了下来,将那捆信拆开。这应该是她在战争期间和别人的通信,大多数都用漂亮的花体署上不停变化的收信地址。不过越往后的信字体越匆忙。她示意我可以拆开阅读,我才得以完全地了解故事的全部。




信件时间却突然中断了,我看过他们的小心试探,甜言蜜语,海誓山盟,也有着焦虑不安,急切担忧。而这突然的中断却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只有最后一封满是泪痕的信,机械而生硬地通知着一个战士的消亡。




她摇了摇头,和我一起将信件收拾起来重新放进铁盒里,傍晚告别时她微笑着催促我快些完成我的文章并且愿意提供我所需要借阅的一切物品书籍。




三天后我完成了我的作品,在报刊上发表的文章引起一片热潮。我再次去拜访她,她显得很高兴,希望我能陪她再走走。我们走过初遇的那个公园,走过了博物馆(我才发现历史博物馆关于抗战的简介里竟然提到过她),分手时她看着我的眼睛沉默了很久,突兀地寻求我的住址。我只能有些惊慌地写给她,互道晚安后便分手了。




此后的三天我再去找她,却发现门一直锁着,只能遗憾地返程,我在公园等待过,却依然没有看到她的身影。此后,我再也没见过她。




后来突然有一天,有人交给我一个铁盒,附赠了一封信。我认出这个铁盒就是她给我看过的,装载信件的那个盒子。信是她写的,依然是有力好看的花体.她告诉我,这些就送给我了,她知道我会好好保管的。




我在第二天的报纸讣告版里看到她去世的消息,便立马赶到了墓地。




我找了一个上午,才在一块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她的墓碑。土是新翻的,和旁边并肩而立的那座对比起来很是显眼。我弯腰将那张他们的合影放在两座墓碑之间,脱下帽子为他们祈祷。




奈布萨贝达 1921.??-1942.11.5




玛尔塔贝坦菲尔 1922.??-1985.11.5




(完)




(By Sherlock)

不会画画不会写文我也就只能改图了X

我突然有一点方

woc赞美太太

Satanick:

手残的我终于是把杰克的推演三星刷过了,在这里感谢给我拆椅子的园丁,感谢给我修机的盲女,感谢帮我刷恐惧震慑的前锋…简直是一条血路啊QWQ

其实看推演内容应该是借鉴了《化身博士》,里面的主角一种翻译就可以译成杰克和海德。杰克存在于白天,而海德只活在黑夜。两人是通过留下的便条来沟通的。想了解这部书的剧情,可以通过游戏《杰基尔与海德》来了解。

而杰克的身份,历史上也有猜测,开膛手杰克是艺术家华特·席格。他是一位画家和版画家。但是游戏是有艺术加工的,这里暂且不提。

先看第一张。虽然严格意义上,双重人格在另一重人格形成时主人格很大程度上是不知道这个过程的,只能通过一些日常行为来自我判断。但可以看出杰克在小时候很可能就有了一定的暗示。他应该是把这种现象默认成了一种幻听,或者一个看不见的玩伴,但是随着事态的严重小杰克也开始讨厌这个人。

第二张中,杰克发现了绘画、艺术可以让自己注意力集中,不再受“他”的干扰。他以为这样可以逃出“他”的影子。

第三张可以看出,“他”已经开始行动,且不被杰克察觉。“他”是活在夜里的人,只在黑夜行动。

而把4、5、6结合一下,个人认为是杰克后来也发现了“他”会在夜晚出门,和“他”也有了什么约定。或许是不准“他”做什么,伤害身体的约定,但是“他”很狡猾,也打心底蔑视杰克,于是就有了7的玩笑。结合了剪报和后来“他”的挑衅,杰克也明白了大致发生了什么。

可是这个善良的杰克并不知道怎么办,面对“他”的挑衅也无从下手。也许是厌烦了杰克的软弱,“他”也不满足于仅仅来威胁嘲笑杰克了,于是便有了“意外之礼”——便是8的礼物,“他”开始想办法同化杰克,把他也变成自己的共犯。

其实也可以想象得到,“他”就像一条毒蛇不停引诱杰克走向堕落。

最后的结果就是杰克的精神崩溃了,可以从9看出他已经处于混乱状态,看过《24个比利》的人一定也能感受到那是怎么样的状态,就是两个人格随时可能切换,搞不清自己在哪里在做什么,甚至会慢慢混淆自我,很显然杰克就是现在这样的状态。

如果这是“他”想要的,让软弱的杰克慢慢同化最后融为一体,那么是成功了。

一面是戴罪之身,一面内心还有愧疚和自责。这个故事不能和任何人讲起,没人会相信他。于是带着这样的绝望和无奈,杰克最终选择了了结自己。

但游戏里,杰克的形象是一具骷髅。也就是杰克当时是自杀成功了的,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开膛手杰克没有继续作案。但是他却又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诡异地复活了,已经不是活人,活人的规则自然束缚不了他。

最终,原本热爱艺术、内心温柔的杰克还是成功地被内心的杀戮人格成功染黑了,他们融为一体,成为了那个哼着小曲,潜行在夜里的“杰克”。


PS:这就是个人YY了,其实也还觉得“他”其实也是在意这个软弱的杰克的,也希望对方能记住自己,所以选择了很决绝的方式,让那个自己了解下自己的思想。或许真正摆脱了梦魇善良的杰克是无助的,那个坏人只留下了他的意志,让自己背负一切,没有了“他”这个人也不再完整,既然是不完美的,为什么还有留着?

而复生,则是善良的杰克开始了传承之路,他记得那人的一切,也只能用这种方式告诉那个消失的“他”:我终于理解你了。

可是那个人已经不在了。